联系我们 - 推广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国画 > 古代国画 >

关良凭什么那么贵

网络整理 采集侠 2019-03-04
导读: 编者按:近年来,关良被认为是“20世纪被忽略的大师”被重新发掘出来。德国之行,对于关良而言,不只是一次外事活动,也是一次深切感受波德平原风光,观摩欧洲名家作品的绝好契机。

  编者按:近年来,关良被认为是“20世纪被忽略的大师”被重新发掘出来。其作品经过前几年的蹿升,逐渐稳坐高位:国画作品平均在10万元/平尺;油画作品进价在50万元/平尺。2018年秋季,16件油画作品上拍,15件成交,均价则高达122.9万元/平尺。关良的画,天真似儿童,尺幅常常不大,令人难免有“凭什么那么贵”的疑问。关良的画好在哪里?如何辨伪?本期“鉴藏”我们一起讨论。

关良凭什么那么贵

  关良 少女 1929年作 油画 西泠2018年秋拍成交价:356.5万元

  “得意忘形”

  30年后被看懂的关良

  看关良的画,时常尺幅不大,逸笔草草,相似儿童,真称不上通常意义的“美”,难怪有人会问,关良凭什么那么贵?

  学界曾有这样的评论:从文化和写意精神来看,近现代画家有三座大山,一座是齐白石的花鸟;一座是黄宾虹的山水;一座是关良的人物。当然,也有人“嗤之以鼻”:给我一支毛笔,我都能画得比关良好。同一个关良,在不同人眼里就是天上和地下的差别。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关良的好友方召麐买了不少关良的作品。她对旁人说,我们的画都要30年后才有人懂。30年后的今天,对待艺术早已有了全新的眼光,艺术拍卖市场或许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人们对关良的重新关注。2018年,关良国画作品上拍193件,成交152件,成交总额近3700万元,每平尺约10万元;油画作品上拍24件,成交21件,总额4800余万元,每平尺近100万元。香港苏富比2018年秋拍,关良作品100%成交,一件于1978年创作的《唐僧与悟空》油画以996万元港币成交,超估值12倍,成为关良第4高价作品。

关良凭什么那么贵

  关良 唐僧与悟空 1978年作 油画

  香港苏富比2018秋拍 成交价:996万港币(约合868.5万元人民币)

  这世界上的艺术家有两种,一种是刻苦努力,一种是天生良才,显然关良是后者。他3岁起读私塾,在识字诵读“之乎者也”之外,已开始喜欢照着洋烟盒上的图画描绘。10来岁时,其绘画天分已尽为学校与邻居所知,那时他照模照样画出来的人物像,邻居可当月份牌挂出来。或许可从关良油画作品《少女》中看其写实画风。此作创作于1929年(民国十八年),同年刊载在《文华》杂志创刊号上,于2018西泠秋拍上拍,以356.5万元成交。

  17岁东渡日本留学,看西画、拉提琴,对他影响最大的却是当时西方最活跃的莫奈、马蒂斯、梵高、毕加索……一回国,就钻进了传统戏剧里。当其他画家还在写实的道路上勤恳钻研,他早已经跳脱五行外了。关先生曾说过:古人画马,能忘心于马,即无见马之累,成象已俱,寓之胸中,兴来则信笔一挥,腾骧而至,尽入我缣帛中也。画戏亦然,意不在于画,则得于画也。苏东坡说,无意于佳乃佳。就是这个道理。

  读关良的戏曲人物画,常常想起一个成语叫“得意忘形”,意在笔下,意在一个眼神,一个扭腰,一个伸胳膊抬腿,这是戏剧的“意”。忘却正襟危坐的成年人的样子,真的可以读到眉欢眼笑,“形”反而没那么重要。

  油画家倪贻德对关良的油画推崇备至。他认为关良是最早有意识把水墨画的写意技巧、精神、构图运用到油画中来的。他对油画的民族性探索做得很早。

  同样的油彩,到了关良手里,就能与文艺复兴不一样,与印象派不一样,与梵高、毕加索都不一样。关良就是关良。关先生说:学画要进得去,又要出得来,对于学到的东西要加以消化,逐步变成为自己的东西,形成自己画风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学的东西很丰富,但又不易看出原来的痕迹,便能够创造自己的风格。他的画总留着些脑洞,留着些想象,所谓“不完整”,就是要言说有未尽之处,把它留给观者去想象,从而共同完成一幅作品的赏读。

  关良的“简单”,放到现在市场上,也为造假留了空子。然而“东施效颦”,往往“画虎不成反类犬”,假西施多了却让人以为真西施就是那么丑。殊不知大成若缺,大朴若拙。越简单往往越难。(国华)

  厚积薄发 博观约取

  关良作品辨伪

  关良绘画的真伪鉴别需要多读代表性原作,如果有条件可以临摹关良的原作,通过实践来体会其绘画技法,这有助于提高鉴别伪作的能力。

  广泛吸收多元风格

  关良是中国现代油画的开拓者也是中国文化的守护者,1917年留学日本,短暂就读于东京美术学校预备学校川端画学研究所,后转入太平洋画会。他的老师是日本近代画坛元老,外光写实学院派代表,晚年荣膺日本“画伯”称号的藤岛武二。另一位老师是中村不折,是日本在野油画团体明治美术会和太平洋画会的元老,曾系统学习南画水墨山水,和小鹿青云合作撰写了《中国绘画史》,是中国绘画史研究的经典之作。关良的两位老师均是日本画坛的领军人物。他在日本除了接受学院写实绘画的训练,还接受西方现代绘画观念薰陶。1917年至1922年正值日本大正时期,画坛风气开放活跃,欧洲现代画派纷纷蜂拥登陆日本。后期印象派、野兽派、立体派、未来派和原有的本土画派共时存在于日本画坛。关良在求学期间广泛地接触各种绘画流派,这为他以后的艺术道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回国以后,关良从事美术教育工作,先后担任神州女学、上海美专、广州市立美术学校西画科教授。他不但注重对西方现代绘画观念的传播和研究,同时也对传统绘画产生了浓厚兴趣,在任教于上海美专期间,与黄宾虹、吴昌硕、王一亭等人为同事,向他们学习传统笔墨的技法,有各种国画展览会他都积极去参观。他认为在绘画本质上,中西、现代和传统是没有区别的,在形式上可以取长补短,互相融合,他后来的绘画语言中可以看出对各方面营养的吸收和运用。关良的绘画形式主要参考的是法国野兽派的艺术风格,注重线条、色彩自身的表现力,注重绘画的趣味性和纯粹性。温肇桐在《关良的画》一文里指出他的绘画是一种新写实主义风格,脱胎于野兽派又有所发展,对其绘画形式的形成作了一番细致的剖析,认为受到塞尚的影响,不受透视与比例关系的拘束,采取多视角的观察方式,画面结构紧凑,塑造坚实;用色则受马蒂斯、夏加尔和佛拉芒克的影响,色彩由晦涩变为响亮;形体的变形夸张、线条的高洁有力则源于勃拉克、特郎(德兰)和裘绯(杜非)的影响;画面的稚拙性则受素人画家亨利罗梭的影响;在传统绘画研究方面,对于八大、石涛和髡残的嗜好亦对关良的绘画形式产生重大影响。关良善于在平凡的对象中把握轻快的旋律和诗意,他的绘画是纯粹东方趣味的艺术。倪贻德在《关良》一文里指出:“更接近于文人画的趣味,那微妙的调子,淡雅的色彩,把东方风的题材,疏疏落落地毫不费力的表现出来”。从上述文章中可知关良认为单纯化和写意化是西方现代绘画与传统写意文人画的共同特点,他的油画风格在20世纪40年代左右已经发展成熟,这也不难解释他从油画家到国画家身份的转变。

关良凭什么那么贵

  关良 贵妃醉酒图 97×69cm 纸本水墨设色 1978年 上海中国画院藏

  以画家眼光看戏曲

Copyright 2002-2019 安徽羲之艺术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中国当代书画家上网工程
总编辑:黄金亮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皖ICP备13016805号
Top